阿残

我爱RDJ!我All铁我自豪!日常吸铁!
瓶邪瓶邪

哨向第三部分
每次都在不知所云剧情没啥逻辑各位多多担待这一部分瞎瞎戏份比较多所以我叫它:天将神瞎
(蜜袋鼯鼠完全是我的私信啊!因为真的太可爱了!不喜欢鼠类的姑娘对不住了!

打不开的姑娘请走微博连接!放在评论里啦

我要工作啊你走开啊!😱

开心!日语版的小蜘蛛里给妮妮配音的是藤原启治叔!!嗷嗷嗷嗷我最喜欢的叔和我最喜欢的叔音!!一本满足!!

哨向第三部分预告,摸瞎😘

【瓶邪】我有一个店长朋友

嗯!我朋友也去啦!看看她对那家店的评价!是不是更想去啦!!快快行动起来!!!我爱您南华大大😘

南华_NAMWAH:

和阿残残一起搭档的脑洞!!她的设定真是巨无敌好吃啦!!讲故事在这里,巨棒的设定和短漫(?)请戳她啦~ @阿残 


我也想去 The Rain Village 去和吴店长拍照……(蹲)




*瓶邪only一百个放心;


*都是瞎编的请勿过于对号入座XD




----




    我把手中的咖啡杯放下,又看了眼墙上的指针,下午四点,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给整个本来就布置得复古的咖啡馆墙纸上沾上一层金棕色的光。


    我百无聊赖地搅了搅手里的咖啡,别看现在不早,主角还没登场。又转头看柜台那边的店长刚把一个手冲壶洗干净,又拿格子的毛巾将它擦好,倒过来放在架子上。做完这些事情他没有着急挂上营业的牌子,而是又去将材料整理了一边。刚烤好的蛋糕从烤箱里端出来的时候,屋里简直弥漫着窒息的香味。连向来对甜食无感的我都有些心动。


 


    我是一个作家,已经连续在这个咖啡馆里做了将近十天。每天下午三点我都会来这边点一杯蓝山,然后一直坐到六点钟。不是我不愿意来早,而是这家店只在三点半开门,我之所以能够提早半小时坐在这里还是靠黑箱操作的。


    起因是十天前在我的朋友圈中引起巨大议论、奔相走告的一张照片,是我的朋友L那天下午发的一张一个男人的自拍。她讲到自己的经历,然后疯狂向我们安利这家咖啡馆,说这家店“男色保质,狗粮管饱。”语气很是惊喜。但她说为了不打扰到别人的日常生活,在一番夸赞后又不在多说那家店的位置。


    L是一个画手,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没事画画小画,主业赚钱养猫,是一个爱猫人士。我和她相熟以来还没见她那么激动过。不禁觉得有点意思。


    我注意到L旁边的那个男人。和我熟知的人都知道我是无性恋者,在我眼中男男女女都是鼻子眼睛嘴巴,不存在任何有关欲望和冲动,只有对美的欣赏。


    那个男人三十几岁的样子,手脚修长,脸放在亚洲人里算是百里挑一的了。但主要引起我还是那个男人的气质,大抵是我见过最气质脱俗的一个,很难用常见的词汇去描述他给人的感觉。硬要说的话有点像是水,很纯净,但又不似水那样柔弱可塑。眼神清澄,但有一种温润的禅意。


    我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个有故事的人。而我笔下正好缺一个主角。


    当即我就决定要去问L要这家店的地址。


 


    我约见L的时候是上星期五,在商业区的星巴克。她刚下班,头发没扎好披在肩上,穿着合体的深灰色西装,有那么几分女强人的味道。她将眼镜一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怎么,你不是不婚主义者吗?不相信两个独立的生命个体间会产生真正依赖的情感。怎么还写爱情。这次还想就地取材?”


    我灌了一口咖啡。


    “你知道的,编辑说读者想看。可把我愁死了。就江湖救急个呗。”


    “——什么时候把你那三句话奔主题的性格给改改。”她往咖啡里丢了个方糖,“我先说,可能不一定能甜到你啊。像你这种性冷淡,我估计两个男人亲亲抱抱你都会觉得他们之间只是朋友。”


    我说我是无性恋,不是直男,是看待问题比较理性客观、超脱了性别的条条框框;是追求人类个体的独立、不耽溺于配偶间的缠绵,不是睁眼瞎。


    她哈哈一笑,甩手给了我一个地址。接着跟我兴致勃勃地讲起她家的卷耳猫,如何如何丧尽天良的可爱来。


    离别时的时候她叹了口气。


“跟你说这两口子真是好啊……哎。他们真是治愈了我一颗被甲方弄得疲惫不堪的心……”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


    第二天,我开始了我的取材。


 


    这里是一家位于西湖边上的咖啡馆,名字挺独特。不像叫什么伊甸园、天鹅堡、西雅图的,听起来不中不西一嘴土气。叫The rain village.


    位置说偏位置也不偏,但人流量却不多不少,我估算了一下大概平均每三十分钟走过去三个个送外卖的,两个上班族,一个游客。在外头打量了几眼还直径走掉了。


    要我说,店主不是想要清净,就是故意想往死里亏钱。


    店主叫吴邪,口天吴,天真无邪的邪。我刚开始听到的时候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听见别人喊他的时候才确定。真的是,天真无邪。


    真正见到吴邪,感觉比照片里还要有味道几分。他正刚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应该是用来滤咖啡渣滓的网,我不知道拿东西专业术语是叫什么。


    见他出来,我便开启观察人的模式。他把滤网放好,打开橱柜拿了好几个咖啡杯,用手夹着,因为用力手臂上的青筋显得比较明显。耳上有一个不明显的银质耳钉,看起来格外帅气。


    L没说错,但从一般人的眼光来看,他确实属于要胸有胸要腰有腰的那种,优质男人。


    吴邪穿着白色衬衫,围半腰式的围裙。黑色西裤显得腿很长。我注意到他手腕上带一个棕色表带的手表,看出来用了很久,但却保管妥当仔细。


    他应该是个念旧的人。我心想。


    吴邪刚开始没注意到我,直到第二次转身时才和我打了个照面。露出不算意外的表情,我就知道L应该打过招呼了。


    “你好。”我跟他握了下手。“我是L介绍来的,我想来你这取一下小说的素材,介意吗?。”


    吴邪笑了下,“先坐下,喝杯咖啡?”


    然后我就成了这里的常客。


 




    蛋糕很快就切了一三角形,端到了我面前,我用叉子叉起一小块放到嘴里。毫不犹豫地竖起拇指。


    “人间美味。”我含糊不清地道。


    吴邪笑了下,我发现他很喜欢笑。当然面对我的时候不是频率最高的时候。


    “介意我吸烟?”见我摇头,他拿出一小只黑色的电子烟。我瞥了眼,印象中是德国的牌子,价格不菲。


    我见他熟练的摆弄,不禁开口问:


    “张起灵不是不让你吸吗……你?”


    他眨了下眼睛。“所以,麻烦别让他知道了。”


    “……” 哦。


    刚开始来取材的头两天,我几乎就每天点一杯美式,别的也不说,打开笔记本电脑写写停停就是一下午。直到第三天,吴邪给我端了一杯蓝山。


    “美式太浓了,晚上难以入睡。蓝山可能比较适合你。”见我疑问的眼神,他解释道,“你黑眼圈很深。”


    我看着他走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怪不得现在很多二十多岁的女性都想找大龄男友,他们懂得恰到好处的关心,以及尊重你个人的空间。不矫情,只是给予你依靠和需要。就好像在容易凋零的玫瑰和常绿的冬青之间作出选择,并不难。


    然后就和他比较熟了以后我问起他,才知道原来他是名校的高材生,并且原来读的是建筑系。咖啡馆并不是主业,据他说是用来修心养性用的(……)。毕业后他一直在接手家族企业,主要是研究古董古建筑,近几年闲下来才开始开了这个咖啡馆。说着还给我看了看他和他叔叔们去考察时候的照片。


    我不动声色地喝了口咖啡,心里记上一笔。果然,基因优良是祖传的。


    “你是学建筑的?那这咖啡馆是你设计的咯?”我问。


    “也不是所有,小哥参与了些。”他笑道,看出来他很满意这里。


    这里装修确实不错,不论是光线还是色调,整体很协调,走的不是豪华路线,但绝对是拿得出手的大设计。我去过那么多国家,大概也就少数《Lonely Planet》上推荐的店能够媲美。


 


    刚才一直提到的张起灵,他是隔壁X大的学生,现在下午课还没有下,因此没来。他是吴邪的伴侣。


    这一点只要明眼人估计见一面都能够看得出来,因为两人都没有隐藏的意思,十分坦荡。就如L说的那样,张起灵十分的粘吴邪。我说的粘是字面上的意思。


    但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很柔顺的人,恰恰相反。或者说他的那一面估计只有吴邪能看见。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扫过我一眼,像是没有看到我又或者是看到我了,就这样从我身侧穿了过去。当下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样说好像不太贴切,但也无从形容。不论是从眉眼,还是气场,这人都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冷兵器,很冷。


    我啧了一声,心想真是个未开化的小鬼。


    但凭着作家的敏感,我其实是觉得这两人很有意思的。因为他们身上有矛盾,有悬念甚至是冲击。


    单凭吴邪手上的手表、身边的物件又可以断定,他们的家庭环境有很大的差异。最主要的是,他们个性有着极大的不同。


    吴邪是润人的,张起灵却是冷峻的。可以说一个是冬天,一个是夏天。一个是南方,一个是北方。除非你种一个太阳在北方,否则我不相信现实感情中有南水北调,更别提脆弱的爱情。


    可就这样完全迥异的两个人,偏偏你从他们身上嗅到的除了恋爱的酸臭味就别无其他。


    所谓的酸臭味是指,就是指,当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在一个空间里的时候,你就休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了!就连视线交流也是全程不止!全世界都是彼此!


    ……


    我靠着桌边,看着吴邪手脚利落的把张起灵的白色制服衬衫拿出来抖好,铺上一次湿布在桌上熨。他做起这事情来十分的麻利,看得出平时都是自己做的——又多了条优点,估计那些女读者看到主角时会叫着想嫁。


    “我就问一句,为什么张起灵比你小,你叫他小哥?”我随口问。


    吴邪将衬衫的领子翻好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我一眼,有些笑意。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tbc




---


大半夜写完  还……不确定会不会写成连载233


喜欢的话请评论点小红心~如果大家喜欢就让这个故事继续下去吧hhh


比心XD

看完今天的更新我只想说,没错是了他还是我心中的玉面小郎君(不愧是胖爷,就是会找词儿)

一份可以一吃的安利🤣突然想用长图来讲一个故事,吃安利吧小伙伴!雨村咖啡馆值得你一去啊!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生气伤肝所以要说

没错是这样的,搞出这样的事情策划姑娘为此难受了一天,我都要看的心疼!

T_theresa:

转载策划姑娘的发言,居然也能被屏蔽?那好,我就直接正式写了标题再发一遍。屏蔽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多发几遍就可以了。


事情是关于817活动,发糖组里头的文出了争议。


我一开始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啥,稍微打听了下才了解了前因后果。


是这样,我觉得,文出问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以理解,策划小姑娘无偿劳动费心费力,干嘛给别人背锅?都是用爱发电,有点疏忽完全没问题,文删了就行了。


但万万没想到这事儿还不简单啊,我非常自恋的认为自己也可能是中了枪了。就不点名了,以前没接触以后也不想有接触,但是我说还是要说,毕竟我生气了。


写瓶邪文是因为想写瓶邪文,这对cp我喜欢,我想大多数写手都是这样。不喜欢还要干的那是有工资拿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就目前而言,大概还没有专职写瓶邪文赚钱的人吧?(南派三叔不算!)不喜欢瓶邪,就是要拆要逆,还强行要写瓶邪文,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我也不是很懂。现在的年轻人啊……我老了……


就说活动里的文有不妥当的因素,删了就得了,讲道理……也真的没什么道理好讲的,错肯定在写手本人。这活动策划很清楚的,要求啊安排啊进程啊,都没有问题,最后因为个人原因,文不行,可以理解,但是错还是有的。不想道歉,赖皮一点删文了事,大事化小就行了,别人念个两三句,也就风平浪静。


可偏偏就是嘴上不把门,要说胡话。这跟什么观点不同选择不同都没有关系,这不是什么cp不cp的问题,这是人品问题。犯了错说也不让说。而且这就是ky啊,大家都喜欢这个,偏要跳出来说:“我就不喜欢!我就喜欢那个!”爱好不同可以理解,道不同可以不相为谋啊,安静点走人就是,偏就要表达个真实的自己,显示出我国义务教育的不均衡性。


呼……差不多发泄一下,舒服多了。我身体不好,暴怒伤肝,这难得生一回气,说出来是对我自己的身体健康负责。


策划小姑娘辛苦一个多月,临了还要背锅,还要这么态度谦和的道歉,看着实在心疼。我帮她把锅背了,那谁还要撕逼就来和我撕,私信那里聊天特容易,还不会有QQ连续撕逼三天会擦出火花的尴尬。




#我就姑且先当是lof屏蔽的我吧#

【瓶邪817发糖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有的有的!绝对吃撑啦!南华华辛苦啦么么哒!

瓶邪817发糖组:

 


 


各位同好家人们,今天是我们奔向第十三年的第一天啦!


这一次的“瓶邪817发糖组”活动也算是圆满的完成了~不知道大家吃撑了没有呀!!甜到没有呀!!XD


官博第一次办,有很多疏忽和考虑不周,给所有参加的太太和收看的小伙伴们真诚的说上一句,感谢。


尤其是,能够有幸邀请到很多、从刚入圈开始就在读她们的文字的太太。本来只是想要做独乐乐的小活动,但因为有她们的加入使得活动更加的精彩、也加倍有了要做好的决心。所以就呈现出了现在的这样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啦。


接下来是解密时间!有关tag,其实八个字连在一起是“养鸡挖墓,携手致富”。不知道小伙伴们有没有发现2333感谢由 @Xabela 太太提供的idea,以及感谢所有太太,为了彩蛋增添了额外的麻烦啦。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为铁三角献上这样一个接地气的祝福。养鸡挖墓,携手致富。大概就是预示从此以后,铁三角就要过“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日子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瀑布。偶尔下斗盗墓,也是老当益壮(?)、宝刀未老。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日子过得好!吃嘛嘛香,富嘛!哈哈。


 


(随后官博会放出 @Xabela 太太有关“养鸡挖墓携手致富”的秒解释,大家别走开~)


 


感谢策划组!画手太太 @阿残 、文案太太 @ever229 、设计logo的太太 @摸鱼有害健康 ,管理官博的 @六零零七_ 太太,负责整理链接的 @已向季春 和对外宣传 @南华_NAMWAH 。


以及感谢参加本次活动的太太们。所有的太太都是凭着一颗对《盗墓笔记》和瓶邪的热爱去付出,并不求汇报。只愿读到文字和看到图画的你也能够会心一笑,对人物和书籍的热爱再次加深。


是太太们让我们知道,爱能发电!爱能发光!!爱能发车!!!


诚心的希望以后还能够再次一起玩耍,让我们期待明年的队伍XD


 


最后让我们在评论区刷一波队形!!官博先来——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十三年,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