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残

我爱RDJ!我All铁我自豪!日常吸铁!
瓶邪瓶邪

【瓶邪发糖组】2048

情敌老张哥🤣节日快乐哈哈哈哈哈

瓶邪817发糖组:

关山:



2048设定。蛇精病系列之2048。


哇,祝男神节日快乐,情敌老张顺带快乐一下吧= =


-----


每个想出去的人都要在这几扇青铜门里和人决斗。


黎簇站在门边回头看看正在往自己脖子上绕围巾的吴邪,“老板,天这么热,你别把自己捂死了。”


“你懂个屁,”吴邪把多余的两端打成个蝴蝶结,蝴蝶结随着他走动的幅度上上下下地晃动,“这叫战术。”


战术什么的看不出来,骚是真的。黎簇耸了耸肩退到一边,挨着苏万问他,“你看老板这把悬不悬?”吴邪现在是五次方,照理说是个安全的段位,但是架不住顶头的汪藏海这个老不死的非要把吴邪往死里整,他们不得不跟着一起玩儿命。


苏万摇摇头,“鸭梨你忘了,汪藏海现在打不了老大。”


 


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回到原本的现实世界,这是每一个被莫名其妙拉进来的人最大的愿望。苏万刚来这里的时候,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在想这个诡异的世界是怎么产生的,但是这个问题注定没有答案,因为另一个世界里都没人说得清楚宇宙起源。所以之后苏万每天晚上思考的内容变成了如何离开这里。


黎簇、苏万以及杨好在三个月胆战心惊的生活里渐渐搞明白了生存的规则。所有人的后背和手臂都有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从1开始,代表2的X次方。每个人从一次方开始,每杀死一个同次方的对手,手臂和背后的数字就会增加1。如果不幸地被别人杀掉了,苏万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会去哪里,可能就是真的死了。


“这里是同级之间的战场,越级的战斗无法发生,”吴邪曾解释道,“所以即使对于最弱小的一次方来讲,最危险的也不是二次方到十次方,而是所有一次方。我们的对手是和我们一样的人,不是任何比我们强大或是弱小的人。”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和之前那一个世界的稍有不同。


 


然而作为唯一一个十次方的汪藏海,他想要解脱已经很久了。


“汪藏海是十次方,他想要出去,甚至他想要死,都只能由另一个十次方来完成。”人有寻求生存的本能。在这个世界呆久了,人们会慢慢意识到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往上爬的过程中无论如何都会存在死亡或者牺牲,五次方或者六次方通常是一个瓶颈,人们会发现越往上就意味着越接近汪藏海。而到了九次方的时候,离汪藏海的十次方就只差最后一步。


成为十次方这么久的汪藏海,不是普通人可以面对的,成为九次方更应该代表着离死亡只差最后一步。


 


千辛万苦爬到食物链顶端,却发现事实真相是依旧要被人杀死,没有人喜欢这种结局。八次方们和七次方们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费尽心机保持着这个微妙的平衡,约定同级之间不再互相进行决斗。而即使是唯一一个十次方,在无法越级挑战的规则下,汪藏海也拿这样的局面没有办法。


这个暂时稳定的局面结束于吴邪出现的时候。“为什么我出现了汪藏海就坐不住,嗯?”吴邪翘着二郎腿坐在候场的椅子上,张起灵在旁边给他递瓜擦脸,“因为我之前搞死了他全家。”确切地说法是搞死了他第十八代徒子徒孙,太监哪有真后代,都是他干儿子干孙子干曾曾曾曾曾曾曾孙子。


张起灵比吴邪高一个次方,这是吴邪的主意。这样两人可以永远避免在决斗场上面对的窘境。张起灵不会杀他,吴邪对此非常有自信,虽然前者对自杀这一行为始终抱持消极态度,但是非常时刻来临时,吴邪还是认为张起灵会为了保全自己而在决斗场上自杀。他想的一点没有错,这的确曾是张起灵的打算。


 


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双手沾满鲜血的感觉,吴邪和他身边的人同样如此。


“但是既然来了,那就得活下去。如果非要打死人才能活着,那就这么活着。就是活着对我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好事。”解雨臣盘腿坐在吴邪身边,伸手点了点吴邪的额头,“你死了,那人就是六次方,我给你报仇。走吧。”他也比吴邪高一个次方。


吴邪重新打理了一下颈边的蝴蝶结,昂首挺胸地走出去。


“天真这次应该可以轻松搞定。”


“+1。”


“瞎子你他妈嘴里有东西别说话!喷老子一脸。”


“他娘的不好意思,”黑瞎子凑到胖子脸上看了一眼,“哟我的青椒怎么到胖爷您脸上去了,不要浪费。”


“胖爷我这两天都没洗脸。”


“……没事没事,猪油香。”


 


这场决斗出乎意料地顺利。吴邪下场的时候回头看了看远方高台上坐着的汪藏海,狭长有神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他有预感,接下来的决斗也都会这么顺利,直到他成为十次方,遇到汪藏海的时候。


微妙的平衡是暂时而不稳定的,在汪藏海费尽心机的挑唆下这种平衡局面终于开始摇摇欲坠。


“这么顺利?”黑瞎子皱了皱眉,“这个老妖精急着要小三爷的命。”


解雨臣冷哼一声,“也要看他拿不拿得走。”


 


从青铜门离开,到晚上回去后吴邪才解开了骚气的蝴蝶结,他把围巾丢到一边,露出脖子上深深的伤口。


“老大,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苏万在厨房洗碗,黎簇和杨好早就在沙发上睡死了。


吴邪轻哼一声,“都是千年的狐狸,他跟我玩儿什么聊斋。搞得死一次,就可以搞死他第二次。”说完吴邪回头冲着张起灵一笑,“对吧小哥?”


张起灵难得地微微勾了勾嘴角,“恩。”


好宠溺,苏万打了个冷颤,赶紧抚了抚手臂上突起的鸡皮疙瘩,继续忙着洗碗。


吴邪在沙发上朝张起灵勾了勾手指,后者乖乖地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自觉地等吴邪躺在他腿上后帮他按摩肌肉。


黎簇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黑眼镜把他往旁边推推,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咱们也别忘了,这里不止一扇青铜门。”每扇青铜门都有各自作用的区域,居住在其中一扇青铜门辖区内的人无法进入另一扇青铜门决斗,除非搬家。


 


在汪藏海到底是想死还是想出去这件事上吴邪没有兴趣,他计算过一个十次方的出现需要牺牲(2^9-1)个人,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这个世界的容量有限,并且,决斗中每牺牲一个人就会重新又有一个人被带进来,每次有一人个跨越一次青铜门的不同辖区就会造成两边辖区容量中人数的变化,因此失去一个基本单位的青铜门辖区里也会有一个人被带进来。


这种游戏规则实际上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最高级或许不止可以达到十一次方,可能是十二次方十三次方甚至十四次方以上,这由这个世界的容量决定。但是一旦达到某个次方,世界的容量达到饱和,其中的所有人都无法支持再产生一个相同次方,那这个世界才会从暂时的微妙的稳定转变为彻底的永久的稳定。


不过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人死在青铜门背后。


 


吴邪皱了皱眉头,他看看正在打瞌睡的杨好和已经清醒过来的黎簇,“你们几个数学怎么样?”


杨好打了个呵欠,慢吞吞地回答道,“一加一等于三。”黎簇伸腿把他从沙发上踹下去,接着扬着头说,“看你要我干嘛了,小学数学我还是会算的。”他说完一指苏万,“不然老板你问他呗,他以前和我们班数学课代表可要好了。那女生又漂亮又聪明,苏万每次和她讨论数学题都不带我。”


“诶鸭梨,那是带你你也听不懂啊。”


黎簇对灯翻了个白眼。


 


“青铜门不同辖区里的同级次方不能决斗,我们可以利用这点,”吴邪沉吟一声,扭头要去拿纸笔,旁边一只修长的手就递过来个夹着笔的草稿本,“嘿,小哥知我心。”


张起灵轻轻地揉了揉吴邪的光头。


解雨臣轻咳一声,胖子吹起了口哨,黑眼镜是瞎子他“看不见”。三只小的忽然打起了呼噜。


吴邪脸皮厚得坦克都打不穿,他拿起纸笔开始涂涂画画,“只要保证每个青铜门辖区里的同级次方都难以发生决斗就可以避开汪藏海的陷阱。”


众人点头。


“这个结果需要分这几个步骤,我们演绎一下。”


撇开本身不愿意主动进行决斗的人,想要保证特定辖区里同级次方不发生决斗,最有效的方式是使这片区域里最大可能地分布不同次方的人群,同级的人数越少越好。并且,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让这个辖区的容量饱和,这样这个辖区里的局面才是稳定的。


“达到饱和的方式很简单,每个人每跨越一次辖区就会有一个人被拉进来。在重新安排每个辖区里不同次方的居民分布的时候,应该会有很多一次方出现。很快人就会满了。”


吴邪并不想达到十一次方、十二次方甚至十三次方以上。在他的猜想里,即使达到十一次方也不能离开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的容量在运行合理的情况下足够支撑十二次方十三次方甚至更高级的出现。这也意味着仅仅这样一个人背后就是(2^11-1)、(2^12-1)甚至更多的人已经死在青铜门里。


生存才是吴邪的目的,胜负本身不是他追求的事。


 


“但是人心是很难预测的,”吴邪之前已经计算过,这个世界的容量最高可以支持出现十七次方,前提是所有人的行动都按照计算一样精准,“也许有人不愿意挪窝,我们要早做准备。”


“虽然老大的计划里没有人会死,但是只要有人和预测的不一样,那就说不准了。”苏万拍拍黎簇的肩,“鸭梨,咱们明天得小心点儿。”这个世界里越级杀人会被直接抹杀,寻常时刻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但是非常时期一切都是不同的。


“好,”黎簇点点头,“咱们明天再带上杨好。”


解雨臣一行人看着吴邪脖子上的伤痕,心中并不放心,“吴邪,那我们仨明天去两个辖区,剩下那一个你和张起灵去。”


“我会一直跟着吴邪的。”张起灵点点头,紧紧抓住吴邪的手。


 


即将跨越辖区边缘的时候,吴邪深深吸了一口气,吐出来的时候他呛了一口,突然就咳得惊天动地。


“小哥小哥别紧张,”吴邪抬头缓了缓,冲张起灵笑了笑,嗓子更哑了,“又要干一票大的,我是太激动了。”


“小哥,你看,这四个辖区有的互相不挨着,如果每穿越一条边界就会增加一个人,那咱们到对顶的那一个的时候跨越了两条边界,已经多出来俩人了。”虽然平白把人拖进这个世界太过冷酷,但是他自己已经身在局里,为了保全大多数人的性命,他不得不拉来无辜的人维持最大的稳定,他也会努力保证这些人的安全。


这让吴邪不得不想到当年他拉黎簇他们入伙的事,还有之前无辜的十七个人,还有更多的人。只不过每一次他都做了同样的选择,他只是想活着而已。他们都想活着。


 


张起灵看了看身边陷入自己思绪的吴邪,他意识到吴邪是在怀疑自己每次做的决定都是不是需要那么冷酷,“你没有错。”


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吴邪都是被动地被拉扯进漩涡里的人。挣扎的是吴邪,反抗的是吴邪,但是犯错的不是吴邪。他在别人为他设下的迷宫里游游走走,观察思考,找到最薄弱的环节,粉碎撕裂那些出离恶毒的阴谋。能在最不利的情况下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吴邪最大的优点,而不是他的弱点。


“你不拖他们进来,他们也迟早会进来。”这是个吞噬人的世界,吴邪的计划如果成功,至少容量饱和之后就不会再有无辜的人被传送进来。很多人都可以幸免于难。而已经被传送进来的人,吴邪也在尽力保证他们的安全。


“你非常好。”张起灵抱紧了他。


 


天快黑的时候杨好三人已经完成了吴邪交给他们的游说任务。尽管人性难测,但是在生存的本能面前,没有人能够抗拒这样的提议。


“这下那个老不死的可没有办法了。”杨好得意地说道。


“没错,就算他比咱们高级也没办法,他除了比咱们高级也没别的了。”


黎簇把手里的香蕉皮丢进垃圾桶,拍了拍手说道,“这可不,这个老不死以前也是除了比咱们老板年纪大也没别的比得过了。”


苏万点点头,“所以说,比道行还是老大更像狐狸精。”


“恩!各种意义上的。”


END


从来玩不过老吴的汪汪汪。


评论

热度(271)